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中超 > 从出走晋江到扎根晋江,40年三代人的“面孔”

从出走晋江到扎根晋江,40年三代人的“面孔”

时间:2019-09-11 10:04:57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1061次

“幸福感”正逐渐成为“新晋江人”的特质。对于一座外来人口数量占常住人口一半的城市来说,如何让这部分群体“进得来,留得住,融得入”是一个长远的课题。

对于大部分华侨来说,比漂泊之愁更难解的是对家乡停滞不前的担忧。70年代末,在香港扎稳脚跟的苏千墅回到晋江,糖果、饼干和衣服是他带给亲戚最主要的几样见面礼。“衣服穿在身上不用收关税,为了多带一点回来,我一个人穿了四条裤子,跌倒之后爬都爬不起来。”回忆起当初家乡物资匮乏的情景,苏千墅至今记忆犹新。

她介绍,PM2.5指环境空气中空气动力学当量直径小于等于2.5微米的颗粒物,扬尘粒径分布范围比较广,绝大部分粒径在0至100微米之内。所以,扬尘里面包含PM2.5。

安居之“乐”:晋江是一座值得托付终身的城市

早在2006年,晋江就提出“三不承诺”——不让任何一名来晋务工人员因企业恶意欠薪而蒙受损失,不让任何一名来晋务工人员子女上不了学,不让任何一名来晋务工人员维不了权。近年来,晋江从教育、医疗、住房和就业等多个领域着手,加大投入力度,逐渐让“同城同待遇、保障全覆盖”的倡议惠及每一个在晋江的奋斗者。

“晋江下一步怎么走,很大一部分要考虑传承问题。”晋江市市直机关政府综合系统党委书记林永红坦言,随着二代企业家的成长,如何将拼搏精神传承给下一代,让他们坚守实业,成为晋江企业家普遍的担忧。

上世纪80年代,改革开放春风正劲。晋江发动侨胞赠送亲属小型生产设备,引进资金、技术和管理经验。凭借独特的侨胞优势,以三闲——闲房、闲资、闲散劳动力起步的晋江,成长起了一批以“爱拼会赢”著称的企业家,最终带领晋江在四面黄土中,趟出了一条路。

颇欣非常赞同习近平主席所说的“认为自己的人种和文明高人一等,执意改造甚至取代其他文明,在认识上是愚蠢的,在做法上是灾难性的!”他说,这在历史上有惨痛的教训!

据了解,南京市在2011年执行“限购令”后,同样需要买房人出具“购房证明”才能购房,这一纸证明也被称为“房票”,拥有了它才有资格买房。随着限购令的取消,“购房证明”也不再被需要,而新版“限购令”的颁布,这纸证明又将重回南京房地产市场。不过,从今天起将要现身的这一证明究竟在哪里开具,目前尚没有明确说明,市场人士表示应该仍在南京房产档案馆开具,具体信息有待明确。

城乡建设高质量。江苏城乡发展已经进入全面转型的新阶段。城市建设方面,以苏南为主体的扬子江城市群融合度高、经济基础好、发展质态优,要重点在宜居宜业上下功夫,保护和传承好历史文化,提升城市品质和生活品味;苏中苏北仍处在加快城镇化的阶段,要着力做大做强中心城市,推进大中小城市网络化建设,形成集聚辐射效应。乡村建设方面,要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着力解决好部分乡村“空心化”的问题,积极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,推动各类要素向乡村流动,为乡村发展注入新动能,开创江苏的“新乡土时代”。

青桐资本董事总经理张艺认为,靠谱好物等电商诞生于微信生态繁荣发展大背景下,小程序的发布使得微信在功能拓展和应用场景渗透方面大大加强,从而线上流量端、线下流量端、供应链端都涌现出大量新兴市场机会。

因此,专利申请人为了尽快获得专利保护,往往同时提出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申请,一般先拿到实用新型专利授权,等到发明专利通过授权,再去撤销实用新型的专利。

正迎来旅游旺季的三亚,又跟宰客类新闻“沾边”。不过,这次事件背景、曝光路径已大不一样。

2008年,成家之后的他来到晋江。就在此前一年,晋江刚刚成为继深圳、成都之后的全国第三个国家体育产业基地,这座“体育城市”的崛起吸引了大批劳动力涌入,他们中不少人选择在此扎根。

2015年,罗树生在晋江安了家,两个孩子也上了小学。“在这里生活有家的感觉,幸福感自然就上去了。”罗树生笑着说。

2017年8月中国女留学生在日被杀害母亲征集签名求判死刑

通知要求,要坚持热情文明接待,进一步规范信访工作,注意方式方法,做到严格依法按政策办事。要畅通信访渠道,确保每一个来访退役军人都得到认真及时接待。要落实首办责任,以减少越级到省访进京访。要认真办理部分退役军人反映的诉求,对合理合法、条件具备的信访事项,推动及时妥善解决;对不合理诉求,加强政策解释宣传。要充分发挥基层乡镇、街道、社区工作人员与退役军人接近、开展工作便利的优势,主动靠前了解退役军人情况,努力把矛盾和问题化解在基层,消除在萌芽状态。要加大网上信访宣传力度,让退役军人切实感受到通过网上信访反映问题与来信、来访具有同等效力。对退役军人事务部交办的信访事项,要加快进度,按时高质办结。对极少数打着“退役军人”旗号的违法犯罪分子,要积极配合公安部门依法处置。

车马劳顿并未阻挡离开的脚步。改革开放前,生活在这个人均耕地仅半亩的县城,几乎每个人都面临一道无解难题:留还是走?自古以来安土重迁的闽南人,由于生活所迫,最终仍有一大部分人选择了背井离乡,这也造就了如今晋江“十户人家九户侨”的情景。

前日(19日)傍晚18时40分许,武汉市的天空下着小雨。记者在吴建民事故的事发地武汉市二环线梨园地下通道南出口看到,来往车辆从隧道穿梭而过,秩序井然。现场早已不见车祸留下的痕迹。

销售额首超900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中国民众惊人的消费能量在2018年春节“黄金周”再次集中爆发。

敢闯敢试,根植于开眼看世界大胆创新。经济特区该怎么建?深圳市委原副秘书长乐正说,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办,就学习香港和新加坡。

如今,“百名红通”已归案过半。时间指针走过的三年,见证了我国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步履铿锵、捷报频频。

“一穷二白”,苏千墅说,“回来看到老乡亲戚生活这么困难,我们心里也很难受。”

新华社福州6月26日电(记者吴剑锋)六月的晋江街头,阳光普照。就在一个月前,晋江代表团漂洋过海,远赴摩洛哥接过了世界中学生运动会举办权。

在广东,乡镇一级的车改已经开始。去年12月30日,广东佛冈县各乡镇开展了对取消车辆的统一封存。县直机关参改人员的交通补贴于去年10月开始发放,乡镇参改人员的交通补贴于2016年1月开始发放。

根据订购须知,在套票预定时间结束后,缴费乘客达到最少开行人数,如约巴士平台将会在班车运营首日前以App信息推送的形式向乘客发送乘车信息;如未能达到最少开行人数,平台将提前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向乘客发送不能如期开行的信息。

创业之“忧”:创业不易,传业更难

与他相似的,还有17岁就到北京摆摊卖鞋的安踏集团创始人丁世忠,事实上,这些人们津津乐道的“晋江故事”在那个年代俯拾皆是——资源稀缺、交通闭塞,在先天条件并不优渥的情况下,晋江人从未停止对创业的探索。

1954年,未满10岁的苏千墅跟随母亲一路从晋江辗转到香港,如今1小时的航程在当时需要花费整整7天。

福建陆地港集团董事长李锦仪至今记得自己15岁的模样:小学没有毕业,一个人开着拖拉机天南地北跑运输。

时间回到1978年,面对“漂洋过海”这个词,彼时的晋江人是另一副沉重的面孔——在那个艰苦年代,出海是万不得已的选择。40年时间里,从离乡之“愁”到安居之“乐”,从“出走”晋江到“扎根”晋江,一代代奋斗者记录着这座城市的沧桑巨变。

一些地方高校经济压力大,甚至背了巨额债务,有人质疑涨学费是为了还债。对此,地方教育主管部门都有明确规定。比如,广东省发改委就表示,上调学费后增加的收入,不能用于偿还学校历史债务,高校需公开使用明细账目,同时压缩三公经费,确保学费增加收入用于学生培养上。

罗勤宏,男,汉族,1955年1月出生,四川遂宁人,197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1974年10月参加工作,省委党校现代管理专业毕业,党校研究生学历。

今年1月,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在全区经济工作会议上承认,财政收入虚增空转、部分旗县区工业增加值等数据有水分。此外,天津滨海新区也传出消息,将把滨海新区2016年的GDP从超万亿元下调至6654亿元。

游子之“愁”:穿着四条裤子踏上归途

市文物局新闻发言人、副局长于平表示,下一步,北京市将依据北京“十三五发展规划”和北京“三个文化带”发展规划,推进京东大运河、北京市文物收藏修复展示中心文化项目,打造“三庙一塔”为中心的“通州味”传统文化圈,打造通州、张家湾、漷县古城及汉城遗址公园等历史文化景观,建设以展示运河历史文化和举办高端文物展览、重大文化活动的副中心现代化博物馆和一批历史文化展览参观场所。

近期“机票退改签乱收费”问题引发大众高度关注,在民航局责令相关部门进行调查后,多家互联网机票销售平台7日对外发声,明确执行与航空公司一致的退改签政策,并表示对平台上的产品及供应商产品进行更严格监管。

四是推动区域协调发展,提高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,支持加快实施“一带一路”建设、京津冀协同发展、长江经济带发展“三大战略”。

为此晋江市政府联合商会推出“领航计划”,挑选本土优秀青年企业家组成班级,由老一辈企业家和行业高管进行授课和培养。李锦仪的儿子李子兴作为学员参与了培训。在他看来,晋江年轻一代大多都有“守业”和“开拓”的理念,而“领航计划”让闽商文化得以在两代之间更好地传承和延续。

如今的晋江,民营企业4.8万家、产值超亿元企业800余家、上市企业46家……然而一组组光鲜数据背后,隐藏着企业家新的担忧。

商黎光,男,汉族,1963年11月生,巨鹿人,1984年6月入党,1981年9月参加工作,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在职研究生班法学专业毕业,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,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

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第一支柱已经发展20多年,第二支柱从2004年的试行到2018年2月1日全面推行也走过了10多年,但第三支柱从10多年前启动探索至今没有太大进展,严重拖累了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建设进度,这个短板必须尽快补上。

“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国际化一流的城市环境、营商环境、居住环境、服务环境、创业环境,让软环境更有温度、让硬环境更有底气,让晋江真正成为每个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生选择。”晋江市委书记刘文儒表示。

“晋江这座城市,既有魅力,又有实力,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城市。”今年年初,来自福建龙岩的罗树生在朋友圈里写下这么一段话。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“穷”是这座城市的底色。直到1978年,晋江还是一个靠政府财政补贴过日子的贫穷农业县。全县生产总值1.45亿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107元,仅为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的80%。

罗树生供职的晋工机械并非体育用品企业,但在晋江的十年里,他感受到企业对外来人口的尊重和珍视。“在企业工作10年以上的工人有五分之一,工龄20年以上的工人有50多人,都是来自五湖四海。”罗树生不无自豪地说,如今的他是企业行政部门主管,作为一个外地人,能在公司担当重要职务,这让他对未来充满期待。